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认识‘金蓓’

迷途漫漫 终有所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一只蜻蜓的无耻道德审判  

2013-12-20 19:12:16|  分类: 佛心普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下午,我外婆吵着要去市里周边的农村买菜,说是新鲜。然后我妈带着她,又拖上我和我妹我弟开车去了。
到了那菜园子以后,我外婆就跟一只脱个缰的野马一样(啥比喻啊这是)奔去买南瓜了。
我跟我弟就在车上坐着,我妹下车玩去了。
过了一会儿,她就举着一只大蜻蜓回来了。
那倒霉蜻蜓就被她捏着玩啊玩,一会儿被送去吹冷风,一会儿被关在小盒子里,反正她享受着做帝王主宰别人命运的感觉,貌似很欢实。
我跟我弟不乐意,都吼,诶诶诶,你好残忍啊,放了放了...
她这么一听,玩得更欢乐,直接找了个透明胶带准备把蜻蜓做成标本。
我循循善诱了半天,说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故,而且蜻蜓是益虫等等。
不听。
我弟威逼利诱,估计他也是脚受伤了闲得慌,平时看不出来他这么有大爱。
还是不听。
我二十多岁的人,玩一个十岁的小朋友,不就像是那些三十多岁的大叔玩我一样。我想了一会儿,特别冷漠地对我妹妹说,你别想跟我玩了,我再跟你说一句话我跟你姓。
她显然了解我是不可能更改我这个炫酷的姓的,当她发现我看都不看她的时候,一下慌了,趴在前面的座位上,拿两个大眼珠子瞪着我。
开玩笑,我怎么会被两个眼珠子吓到,照样不理。
她就一直反着跪着,看着我,等到我妈她们回来以后,我还是保持死人一样的状态纹丝不动。
我妈知道以后,就坐在后面狠抽我脑袋,开玩笑,我怎么会被吓到,还是不理。
往回走的时候,我就看见她,把窗户打开,把蜻蜓放了。
忽然一下我觉得自己特别恶心,她用残暴的手段对待一只蜻蜓,然后我用同样残暴的手段逼迫她放弃自己的残暴。
我太可笑了。
所以我回来的路上,没敢跟她说话。
结果她还递给我一颗糖,我都没好意思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